• Call: (65) 6287 6268

人生如梦如何改梦

200908

雷久南

 

十多年前我们一群人一起去五台山,一位写诗的朋友在竹林寺的墙上看到一首倓虚大师在八十二岁时所写的诗,题目是《梦偈》。

 

倓虚大师《梦偈》 题於五台山、竹林寺     时年八十二岁:

 

人生是一梦 事事皆若梦 能梦无非梦 所梦更是梦

合眼也是梦 开眼也是梦 梦虽有久暂 是梦无差别

梦中造诸业 同一受梦报 享乐一刹那 受苦无穷劫

同是梦中人 无智愚贵贱 心生梦境生 心灭梦境灭

梦中知是梦 当体即醒梦 能所梦双亡 清净心非梦

 

我当时看了就非常欣赏,直到现在仍然觉得是一读再读的好诗,尤其对当今大家所面临的身心环境困境有所提醒和提供解救之方。人生若是为梦,则有改的可能,也有醒的一天,面对烦恼不会执迷深陷进去。

 

先学如何改合眼的梦,一旦有这体验后会有信心改白天开眼的梦,多年前史丹福大学有研究梦的实验室,Stephen LaBerge在Lucid Dreaming一书中提到一些研究心得,一位在梦中看乒乓球赛的人眼球会左右动,研究人员无意间发现一个与做梦的人沟通的方式,在做预先设定好的活动时,会用眼睛左右动来通知,结果他们发现梦中所做的对脑波、肌肉和心脏的反应与醒时是一样的。唱歌时右脑活动,数「数字」是左脑活动,梦中跑步心脏跳动会加速。

 

这些实验室也辅导经常做恶梦的人,一旦被训练知道自己在做梦,就可以改梦,有一位女士多年常梦到被人追赶,一旦知道在做梦后她就改变以往的反应,转过身来面对追她的,结果追她的化为烟雾,以后也不再做恶梦,Stephen LaBerge 本人也因为训练知道自己做梦,消除了许多恐惧,心识上有许多突破,白天的人生经验也随着改变,训练自己知道在做梦有几个方法,其中之一是睡前给自己暗示:「一、我在做梦,二、我在做梦,三、我在做梦,四、我在做梦,五、我在做梦,六、我在做梦,七、我在做梦…」一直到睡着。第二个方法是白天经常拍着自己想:「我在做梦」变成习惯后梦中也会拍自己提醒在做梦,一旦知道自己在做梦,就可以改变习惯性的反应而有所突破,好比面对恐惧的不再恐惧,面对生气的不再生气,我们潜意识中的一些隐藏的负能量都会化解消除。在梦中一切所看的都那麽逼真,感受也很真实,但醒时才知都是来自我们的心识的幻象,同样的我们开眼的梦也是来自我们的心识的幻象,是从无始以来所想的,说的,做的累积的能量场和摄入心识再投影的,有些来自胎中出生及幼年输入的信息,如果我们认为人生经验是真实不可变的,我们不会想到能够去改,只能「认命」,明朝的袁了凡先生在早年就「认命」,因而心无所求,后来经一位禅师指点才明白改梦的方法,因而后来才有儿子、才长寿、才升官。他将一生改运(改梦)的经验写下来,了凡四训流传到今天仍广为流通,让许多人受用。这是一本值得一再细读的好书。

 

要改白日梦需先看一切为梦幻,就如金刚经中的一句「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样才能减低贪执、厌恶、愤恨的心。这些心只会让我们恶梦继续做下去,需先知道在做梦,才能改梦,才能不再做梦。

 

如果我们明白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都是来自自己的心识,我们即可掌握到改梦的心匙,不再盲目的向外追求,怨天尤人,自己不负任何责任,其实快乐、痛苦的根源是在自己的内心。许多年前当依索比亚旱灾时有一奇妙现像,当水运到灾区时,原来好水就变坏了,因为他们的心识所共同投射的是「旱灾」的梦,想送好水都送不到,同样是水,依据不同福报感受到的不同,饿鬼道的生命是看不到水,天道的生命看到的是甘露,完全觉醒的佛看到的也是甘露。

 

我们身边可能有事事顺利的人,也可能有碰到很多事都不如意的人,他们如果去同一地方,去同一家餐厅,遇到同一个人,感受可能完全不同,中国自古有句话:「情人眼里出西施。」是一针见血的描述,十个人看到一个人或一件事会有十个看法,到底谁对?谁错?都对也都错。

 

要改白日梦与改合眼的梦是一样的,在心识、言行上所做的是出於爱心、利他心则所感受的梦境是开心、幸运、祥和的,出於自私自利而伤到其他生命的会感受到痛苦和困境。遇到所谓逆缘不如意和困境时,需一方面忏悔过去伤害的心念和行为,另需加强利他心和慈悲心,这样梦境才能转变。

 

忏悔净化是所有灵性修持所共有的,重点是诚恳的忏悔,并下定决心身、口、意不再伤害其他生命,我们从无始以来,什么坏心都有过、什么坏事都做过,这些负能量随时可能被引发,让我们做恶梦,在佛法中拜八十八佛、三十五佛、大悲忏、梁皇宝忏都是排心毒的法宝,可以改梦。

 

已觉醒的行者如梭巴仁波在他的许多开示中都很详细的解说改人生的梦的方法。面临疾病,逆缘困境时如何用积极正面的心念去看待,才能有突破,在《爱-最究竟的康复》和《究竟康复疗法》中他所讲的都是如何运用我们的如意宝-清净光明的心识。借由疾病修悲心、智慧、觉醒。书中的每字、每句都可以思维禅修。

 

「疾病乃至一切苦的根源都是『无明』」,「我们所用的药,是证悟灵性-了知诸法究竟的本质」书中第十二章从困境中获益的首页就是教导如何正面思维:「所谓『困境』的处境,其实正好逼我们禅修发展心性,因受苦而困恼,使人消除傲慢,对轮回众生起悲心。疾病是扫帚,因为它清除恶业及无明障,这时应思惟我的困境不算什么。其他无数有情不仅受这个苦。如果他们能够解脱所有的苦,那该多好!我发愿将使他们解脱所有的苦。」

 

另外他又引用一位噶当派行者的话:「受到赞赏只会造成自我膨胀,引生更大的慢心,相反地,受讥毁立即灭除过失。」

 

困境可以发展慈爱、悲心、忍辱、智慧和其他的善心,和体悟空性。

 

能欢喜的承担痛苦时,人也就自在了,一些训练心识成就者,当他们遇到常人认为痛苦的事,他们仍很开心。曾隐修廿五年,已圆寂转世的衮却格西,曾透露有次他跌倒,当时碰到地上是很痛的,但他在碰地的一刹那心识是非常开心的,因为他要承担众生苦的愿如愿了。另一位年初在洛杉矶圆寂的Tsultim Gyeltsen 格西,他去年十月发现得了胃癌已转移到肝,他选择用西医疗法。他的一位出家的亲近学生立刻赶去照顾他,特别是最后二个半月都几乎随侍在身边。他观察到师父虽然病重住院却从来没有注意到自己,都是全心关怀着他人-医生、护士、清洁工人,他总是表现的很开心,有一天学生忍不住问他如何仍能那么开心?师父回答说:在每日的课诵修法有两句是很受用的。

 

第一句是『慈悲的上师们,愿所有众生的业债、困境、痛苦由我承担,让我给予他们快乐和福德,让所有众生得乐。』

 

第二句让格西保持开心的是:「假如环境和其中的众生业果成熟,不想要的痛苦像雨一样的降下,我祈求您的加持,让我承担这困难,并转为修行之道,能看待因它们而耗尽恶业的果报。」

 

利他心是一切世间出世间快乐的因。梭巴仁波切开示许多在生活中转化心识的方法,如此而改梦。

 

随喜是最容易做到的,只要看到、听到别人的善行、好运就开心,也随喜自己过去、现在和未来所做的善行,心生欢喜,更要随喜圣人觉者过去、现在和未来所做的一切善行,心想太好了!很轻松的我们会提升心量,快速的改运,也同时对治「眼红」的习性。

 

早上一起床我们可以想到:「愿一切生命脱离痛苦,获得究竟的快乐。」

 

穿衣服时可想到:「愿一切生命得到温暖。」

 

开门时想到:「愿一切生命进入智慧解脱之门。」

 

关门时想:「愿三恶道的门关闭。」

 

走路时想到:「快快达到超脱生死的彼岸。」

 

下雨时想到:「雨水是甘露消除一切痛苦,让每个生命得到所需。」

 

吃饭时感恩所有为这餐辛劳和牺牲的生命。农作物的生产难免会伤害到许多生命。然后了悟食物的自性空,即可观想为甘露,充满虚空,献供给宇宙中所有成就者,特别是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消灾延寿药师佛和大愿地藏王菩萨,甘露也布施於六道众生,让他们脱离一切痛苦,得到究竟的快乐。晚上睡前先念 35 佛 35 次,这样可提升睡前的心识,消除我们很多的障碍,并且想:「愿一切生命证得法身(真如法性)」。也可想到自己的师父、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天主等等,这样晚上的梦境会变成吉祥殊胜的,有一天我们会从白天和夜晚的梦中醒过来,不再做梦,那时即能体悟光明本性。

 

◎参考书:《爱 – 最究竟的康复》、《究竟康复的疗法》梭巴仁波切开示,琉璃光出版。

◎雷久南博士,将于 10 月回台举办迎接新地球研习营,及 11 月于世贸免费公开演讲,请参考 p.49、p.50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