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口腔内重金属的危险性

199905

哲伦.米陀门(Jerome Mittleman)牙医著; 潘定凯译

 

作者为《整体治牙文摘》的编辑

 

因为水银合金(amalgam,或称汞合金)之使用已经有一百三十年以上的历史,所以美国牙医协会(ADA)至今仍然坚持水银合金(含水银、银、镍、铜、锡、锌)是最适合做修补牙洞的填料。然而,水银是一种毒性极高的重金属,在牙洞填料中竟占了百分之四十五至五十六的高比例,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它与许多健康失常的问题有极大的关联性,早该被禁用于口腔内了!

 

我从一九六八年就开始停止使用水银合金填料,虽然水银合金已经在牙医界使用了一百五十年之久,水银会由合金中渗漏,而流至全身各处,包括脑部。研究已经显示,由解剖结果发现,口腔内水银合金填料多寡与脑部水银量有关联性,而水银量多寡与免疫功能失常及自发性免疫系统病症似乎也有关联性。

 

争论不休

过去三十年,争论再起。不过,美国牙医协会仍不松口,有一次,协会的发言人在美国ABC电视台纽约夜间新闻上说:「我的孩子也是用水银合金填料,。。。我对家人的填牙与对其他病人完全一样。」

 

ABC也对我做了访问,我只是提醒观众,我们在建屋材料中用石棉(Asbestos,已证明会致病)也用了一百五十年,一直到真象「爆发」才停止。我认为水银也会有同样的下场。

 

美国牙医协会的时事通讯上指出,「牙医在处理水银合金时要非常小心,技巧就是不要『碰』到水银合金」(《美国牙医协会新闻》,一九八一年九月),于是我问道:「你如何让病人的嘴不要『碰』到它?」

 

他们也告诉牙医要将剩余的水银放在密封的罐子中,而且要用其他液体淹没覆盖于水银之上。环保局EPA则警告牙医不要将水银冲入水槽,进入下水道。人的口腔显然不是一个「密封的罐子」,而且,如果冲到下水道都不安全,为什么有人愿意把它放在口里呢?

 

水银会破坏中央神经系统,目前尚未找到复原的方法,也会造成新陈代谢的损毁,这会影响到基因。英国的冶金学家海勒威博士(Dr. B. Hellewell)说:「这个情况非常严重,甲基水银(methyl mercury)造成的基因损毁已经在日本、瑞典、伊拉克、加拿大、美国都有报告。在这么多的有害的证据,而目前又找不到证明它安全证据的情形下,我们应该立即停止将水银用于孕妇的口腔中。」

 

海勒威指出,金属性水银会被转换成毒性高的甲基水银。这种水银在用了水银合金填料的人的尿液及血液细胞中都可以化验得出来。

 

科罗拉多泉的杭金斯博士(Dr. Hal Huggins)则指出,当将水银合金于病人口中取出後,病人的白血球数量会改变,这表示免疫系统对水银合金有所反应。

 

根据一九一二年在《国际预防医学院期刊》上的一篇报导指出,「水银合金填料中有百分之四十五至五十的水银,我们可以了解,当填料腐蚀时,慢性的中毒是有可能发生的」,填料的腐蚀在咀嚼及口腔温度改变时都会发生。高敏感度的仪器现在已经可以测出当进食和取出填料时,有水银的蒸发物由填料中释放出来。

 

一九九○年十二月十六日,在美国CBS电视台<六十分钟>这个节目中,莫利.塞弗报导说:「去年,环保局禁止含水银的塑胶漆在室内使用,因为它会释放出水银。而在病人口腔中的水银合金填料在病人咀嚼十分钟后,其水银蒸发浓度是新刷的塑胶漆的房间中的九十二倍,其浓度高于美国政府所允许的室内水银蒸发量的三倍!」

 

水银究竟有多危险?我们可以看看美国牙医协会所做的水银毒性不良影响与现象报告。

 

  • 肌肉轻微颤抖,会发展成痉挛。
  • 没有食欲,恶心,腹泻。
  • 沮丧,疲劳,失眠。
  • 舌头及腺体浮肿。
  • 口腔溃疡,齿牙松动。
  • 肾炎。
  • 畸型儿及其他症状。

 

瑞典斯德哥尔摩卡洛琳斯加学院(Karolinska Institute)的奈蓝德(Magnus Nylander)牙医对牙医尸体解剖,发现他们的脑下垂体的水银量是可控制程度的八百倍。柏浪(Fredrik Berlund)医师则指出,某些病人在取出口中水银合金填料后,「健康情形大为改善」。

 

东京Kitasita大学教授Nobumasa Imura说,日本牙医早已停止使用水银合金填料。瑞典、德国、日本都在考虑是否全面禁用水银合金填料。

 

加拿大卡尔格利大学(Univ. of Calgary)医学院曾在六只羊的口中各放十二个水银合金填料研究。一个月内,这些羊的肾脏功能减半,六十天后,肾脏功能更差。有人指出,大部分人不会一次接受十二个水银合金填料,而且羊可能对水银特别敏感,但是,维米(Murray Vimy)及洛歇德(Fritz Lorscheider)教授共同指出,「我们因此知道水银有剧毒,而且它会集中于身体中某些部位。我们已知它改变了动物的肾功能,这已有足够理由禁用水银了」。

 

纽约的罗彻斯特大学(Univ. of Rochester)医学院的克拉生(Thomas Clarkson)及卡洛琳斯加学院的福利伯(Lars Fhiberg)则共同坚持道:「水银不论量多量少都是危险的。」

 

美国联邦药管局(FDA)目前正在审核水银合金填料在美国使用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