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基因工程有什么危险?听听科学家们怎么说?

199908

取材自www.safe-food.org;严世芬译

 

约翰.法更博士(Dr. John Fagan),至圣管理大学(Maharishi Univ.)分子生物学教授 — 「反对基因改造食品的『保护自然法则』(Mothers for Nature Law)组织,以保护者的立场避免全人类陷入危机,他们的功不可没。这些努力包括延续後代子孙的健康与安全、谋求生活环境的福利、保障我们的基本人权。」 — 摘自《基因改造食品 – 对我们及地球有益吗?》(Genetically Engineered Foods: Good for us and our planet?)

 

理查.赖西博士(Dr. Richard Lacey),英国里兹大学(Leads Univ.)食品安全学教授 — 「居然有人为了将基因食物引进食品系列,而刻意去设计测试方法,评估它对健康的影响,这实在让人难以想像,不论是从营养价值或大众兴趣的角度而言,都找不出正当的理由将此食物引进市场。」

 

何梅望教授(Prof. Mae Wan Ho;音译),英国自由大学(Open Univ.)生物系 — 「基因工程不同于传统育种,它是利用人为方式组成的寄生虫基因,包括病毒,做为转移截体,将新组成的基因结构偷偷转植到寄主生物细胞内,一旦进入细胞,就将自己安插在寄主的基因组(Genom)中。我们早就知道,将外来基因转移到寄主生物的做法会引起许多致命的危害,癌症就是其中之一。」

 

丹尼斯.派克教授(Prof. Dennis Parke),英国萨里大学(Surrey Univ.)生物科学系 — 「一九八三年,西班牙有数百人因为吃了搀有杂质的油菜籽油(rapeseed oil)而丧生,但是以老鼠做实验时,同样的油却不会产生毒性。」 派克博士警告说,以齧齿动物为对象所做的实验并不能保证基因食物对人类是安全的。他建议延后开放基因工程生物、食品、药物等的使用。

 

彼得.威尔斯博士(Dr. Peter Wills),纽西兰奥克兰大学(Auckland Univ.) — 「蛋白质藉由基因密码来控制一系列的生物演化。人与羊来自不同物种,历经亿万年的演化至今。当基因受到人为操纵,在不同物种之间转植时,我们破坏了自然界设定的界限,将完全无法预期生物演变的后果,例如,当一个正常细胞内的蛋白质有不正确的折叠方式后,在某种情况下,可能被复制而导致传染性神经疾病。」

 

约瑟夫.克敏博士(Dr. Joseph Cummins),西安大略大学(West Ontario Univ.)遗传学荣誉教授 — 「也许,基因改造作物最大的威胁源自于将改造的病毒基因转移到作物。实验室中已证明基因重组会导致更毒烈的新病毒,一般常用的花椰菜嵌纹病毒(Cauliflower Mosaic Virus)是一种寄生性反转录病毒(pararetrovirus),它根据RNA的遗传物复制成DNA来繁殖,类似B型肝炎,并与HIV有关。改造的病毒很可能毁灭作物,造成饥荒,为人畜带来严重的疾病。」

 

诺门.伊水川结博士(Dr. Norman Ellstrand),加州大学遗传学教授 — 「以我们看来,这是个耗资数百万美元的大问题。在欧洲,甜菜的基因在野生品种与栽培品种之间转移,已引起很大的麻烦;油菜籽(制成Canola油)也有近亲品种,将来也会产生问题。我们不难预料目前被基因工程处理过的基因,将来引起问题的可能性也比较大。」

 

迈可.安东尼博士(Dr. Michael Antoniou),英国伦敦分子病理学资深讲师 — 「基因改造动、植物的产生,是将不同物种的基因物质以人为方式重新组合,随意连接到寄主生物的DNA中。这个程序完全破坏生物原有的基因蓝图,其结果根本无法预料。许多意想不到的毒素如今在基因改造的细菌、酵母、动物及植物中陆续发明,但除非真正出现健康危机,人们仍不知道这个问题与健康有何相关性。而且,基因改造食物或加工食物的发酵剂有可能立刻引起反应,也可能要等好多年之后才会显现真正的毒性。」

 

乔治.华德博士(Dr. George Wald),一九六七年诺贝尔医学奖得主,哈佛大学生物学教授 — 「DNA基因重组技术(基因工程)带给社会的问题,不仅是科学史上前所未有的,也是地球生物所不曾见的,它赋与人类重新设计生命机体的能力,而这些生物体是要经过三十亿年不断演化才能得到的成果。」

 

「这种人为操纵基因的方式,与早先干扰生物自然运作而采取的动、植物育种,或以人为方式,利用X光诱引的突变是不相同的,不可以混为一谈,所有以前的做法都只是在第一品种或相类似的品种之间处理。新科技主要的重点则在于将基因来回移植于不同品种之间,完全跨越各种生物体的界限。这样做的结果,必定会产生新的生物,而会自行繁衍,长久存在。新生物一旦被创造,就无法被撤消。」

 

「直到如今,生物体的演变过程是相当缓慢的,新物种有充分时间适应生存。但现在,整个蛋白质结构将在一夜之间被改换成全新的组合,没有人可以预测这样做对寄主生物或所接触的生物会有什么影响。」

 

「这项科技牵涉太广、发展太快,核心问题却一直未曾被仔细思考与采访,它涉及的道德伦理问题,可能是科学所面临到最严重的一桩。直到现在,道德标准都容许我们无限制地探讨自然界,但是,重新改造自然却不是当初所认同的协议。继续朝这个方向发展不仅不智,也极危险,很可能制造出新的动、植物疾病或新的癌症来源,或新的传染病。」

 

以上摘自乔治.华德所着<反对基因工程业> (The Case Against Genetic Engineering)「DNA基因重组辩论」,Jackson与Stich,一二七至一二八页。(《科学》杂志,一九七六年九、十月号)

 

事实上,有些科学家百分之百反对基因工程,也有一部分则全力支持,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解决方式是进行公开的科学辩论,除非所有基本问题都得到解决,否则不应该进行大规模的应用计划。然而,大公司都希望产品急速问世,他们不愿意等待,企图用大量的促销活动来争取群众的支持,但是,生物科技所宣称的种种优点,与事实的真相有很大的出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