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宝贝您的肝 爱护您的环境

200602

雷久南

 

记得我小学四年级时,有位中医会来家里,每次他都会为我把脉。几乎每一次他都说我的肝不好。我年纪虽小,但人总是觉得不舒服,但也说不出有什么毛病。那一年我们刚从美国搬回台湾,住进日式的甲级宿舍,有前院和后院。每一星期或几个星期公家会派人来喷洒杀蚊子的药剂(DDT),喷时云雾茫茫的一片。我们那时不懂这是有毒的,也没有特别避开。多年后我才明白为什么当时肝不好。

 

四十多年后,医学界、科学界已认识杀虫剂、杀草剂、芳香剂、防腐剂、抗生素、漂白剂、乾洗剂、油漆等等生活中接触到的化学药剂都对身体有害,尤其是伤肝,因而肝病、肝炎、肝癌和与肝相关的病如癌症很普及,肝脏是血液和淋巴液的过滤器,所有吃进去的,呼吸进去的都要经过肝脏。肝脏反映外在的环境与四周共振。如果一个地区的水质污染,所有的居民肝功能都会受影响。

 

虽然医学界已知道化学污染对人体有害,但许多城市的公共场所、公寓、公园、停车场、高尔夫球场、农场仍继续喷洒各种各样的有毒化学药剂,对幼儿、胎儿和工作人员伤害最严重。

 

我们认识的人中有位十多年前专门从事杀虫工作,每天会接触毒药。两年下来,他的肝受伤,感染了肝炎,并且肝硬化,医生只给他换肝一条路,在等待适当的肝出现时他一方面改做木匠,同时也注意饮食,吃低脂肪高纤维的食物,限制饮酒,并且不轻易吃西药,同时他也每天吃 milk thistle seeds 的草药补充(带刺的一种野草,开花结子有点像蒲公英,白色毛毛的尖端就是种子,有点像决明子)。最近他的医生告诉他已没有肝炎的病毒(C型),也不需要换肝。

 

多年前有位新加坡读者患了肝硬化的疾病,我建议他改吃清淡的素食,三个月后他的肝硬化也好了,肝脏因为是体内关键器官,有很强的自我康复能力,如果切除,70%的肝,它会长回来。如果提供适当的环境和条件,它是会自我修补的。

 

肝与消化排泄功能有密切关系,肝不好时脂肪的消化和排便会受干扰,同样的长期便泌也会使肝中毒,因为肠内的废物又被血液吸收回去,增加肝的负担。狼吞虎咽的饮食习惯对肝是很大的压力,因为食物不能完全消化时,会成为毒素。细嚼慢咽帮助消化,细细品尝滋味对肝有益,肝工作的主要高峰时间是清晨一点到三点,如果晚餐吃的太迟则会打断肝的工作,工作过劳、睡眠太晚都伤肝,晚餐吃的少,吃的早一点和十点以前休息都对肝好,油脂的消化直接影响肝,避免高热调制的食物,如油、炸、油煎和高热油炒食物,选用有机冷压的油,少量用。

 

肝不好的一些现象是心烦、脾气不好、高血压、睡眠不好,特别容易清晨三点醒来,胃病、视力模糊、膝盖不好、筋容易受伤,惯性头痛、肾虚和癌症。

 

目前环境中的电磁波、无线电波、微波和辐射特别伤肝,因肝脏是个「气象台」,也难怪一般人的肝功能都不是很好,肝不但是环境的气象台,也是情绪的气象台,特别伤肝的是怨恨、妒忌、挫折感、自我表达或创造力被阻挡,不仅是自己的情绪,母亲怀胎的情绪和老祖先的情绪都会积存在不同的光轮中,特别是滋养肝的脐轮(太阳神经丛区)前面的在肚脐上方,后面的在后腰(命门穴)上方。

 

中国是一个讲究礼节的古老文化,教育下一代约束严谨,自小孩子教育以家为重,不鼓励自我表达,只许听话,不许回嘴。男女婚嫁也是以门当户对经济效益为主,双方情感不在考虑条件中,贫穷人家甚至于会将自己的女儿卖做童养媳、养女,当然也有卖儿子的,但占少数,几千年下来中华民族的情感表达一般上是封闭、积压、「打肿脸充胖子」,口是心非和客气。中国女人几千年来地位低于男性,直到今天卖孩子的仍然以卖女儿的为多数,而每一个人都是来自娘胎,老祖先的情感历史就这么由女人代代传下来了,我们的老祖母老外婆中有童养媳、养女、小媳妇、ㄚ环、大太太、姨太太,传下来的是说不清理不了的怨怨、恨恨、愤怒、悲伤、不安全感、妒忌、猜忌、恐惧、自卑等等。也难怪肝病在中国人群中是那么普及。

 

幸福和谐的社会来自每一个孩子被尊重,被爱和被认可,尤其是女孩子。只有开心幸福的女性才能有开心的社会和国家。

 

宝贝肝的一些建议:

 

1。生活中避开伤肝的化学毒物和农药和化肥生产出的食物,特别是动物性的食物,也尽量避开电磁波和微波。吃自然农耕生产出的蔬果、谷类、种子类,避开油炸、高热油炒的烧法,采用葵瓜子、芝麻、南瓜子、亚麻仁子、麻子、核果的未加工油脂,可用少量冷压的橄榄油,或其他压榨的油如芝麻油。

 

2。晚餐时间尽量提早,最好消化时间离清晨一点有六到八个小时,也就六点以前吃晚餐,量要少,肝功能不好的人可以下午四、五点吃,甚至于不吃晚餐。

 

3。定期的排肝毒,如月圆和春天是最佳时间,以下的食物药草对清肝有帮助:芦荟汁、蒲公英(根尤其对肝炎好)、黄连、黄姜(tumeric)、milk thistle、yarrow、Oregon grape root、gentian、枸杞、菊花、决明子、苦瓜、深绿色的菜如芥兰、柠檬、柠檬皮、葡萄柚的皮煮水(二十分钟)、小柠檬(平常看到是青柠檬,熟时皮也是黄色),柠檬皮治肝效果尤其好。

 

Milk thistle 的种子对中毒的肝有解毒的作用,可煮水喝,或磨成粉洒在食物上,一天一汤匙的份量,对防护化学污染有帮助。

 

以下是用柠檬汁排肝毒的偏方,一颗柠檬挤汁,一茶匙橄榄油,一茶匙糖蜜,和1/4到1/2茶匙红椒粉,混好空腹喝下。

 

如果要清胆则是一个柠檬汁加三茶匙橄榄油,和1/4到1/2茶匙红椒粉,每月满月是肝排毒的最好时间,春天也是排肝毒的季节,也可在这季节排胆结石,方法可参看《身心灵整体健康》或《回归身的喜悦》。

 

来自南美印地安人的治肝炎和清肝毒的方法:

 

2到3个柠檬(lime)汁加入2杯水和一汤匙糖蜜,随喝随补充连续喝3天。另外生菜叶煮水(Romaine 或其他不是卷心的)每小时喝2汤匙,不需吃饭。第4天吃甜菜根,清蒸的蔬菜和再喝柠檬水慢慢增加食物,柠檬水喝一星期就够了。

 

4。肝是体内最暖的器官,然而环境中的污染会使它冷下来,使它无法正常运作,在多年前的一项调查发现美国人中90%的肝功能不正常,现在可能99.9%的人肝功能不正常。

 

用菊花茶热敷肝是史丹勒博士所介绍的暖肝的方法,食物中 wasabi(山葵)直接暖到肝,难怪日本料理吃油炸的甜不辣时一定配 wasabi 酱。

 

5。清除积压的情绪和随时疏解情绪是宝贝肝的重要工作。以下是用盐水清洁脐轮(太阳神经丛区)的一个方法,半杯盐装满水。左手捧在杯下,右手放在杯上,拿在肚脐上方,全身放松,让盐吸取积压的情绪,最好在瓶子或杯子上贴上三角形的 Om Mani Padme Hum(请参考 2005 年 8 月创办人的话)或谢谢、爱等字。开始可能要十几分钟到二十几分钟,做完前面将水倒掉再加水做后面(后腰部位)同样也是双手捧着盐水,手上下可换着做。清除后,前面和背后会有温暖的感觉,最好每天做几分钟,将旧的存货和新的负面情绪清除。

 

每当我们升起烦躁、生气、恐惧、怨气、批判的心念时,停下来询问:「是谁没有得到爱?没有被尊重?没有得到肯定?谁受到惊吓?」是自己小时候?是爸妈?是老祖先?做小媳妇的那位?做养女的那位?做ㄚ环的那位?然后由我们给予爱 – 尊重,肯定和所需求的,如此重复的做以后,不会再出现惯性的盲目反应。不但保护了自己的肝,也保护了身边人的肝。

 

辅导癌症病人的一位自然疗法医生 Dr. Mick Hall 发现积压的情绪可传多代,有位病人是很焦虑的一个人,他问她这个性是来自哪儿?她说来自妈妈,他又问那妈妈的个性又来自哪儿?她说来自外婆。外婆是位极度紧张焦虑的人,那他又问外婆的焦虑来自哪儿?些时这女士突然明白了,她的外婆在十岁时在德国看见自己的家人被杀死,另一位女士在排毒时,突然很怕熊,她是生活在大自然中的,平常什么都不怕,她在极度怕的时候,一个基因的记忆浮上脑海,她的外婆有次被熊追到小河中,她站在河中半天,处在极度恐惧中。

 

6。最近我无意间发现如果将三角形蓝字白底的 Om Mani Padme Hum 写在纸上或布上、胶布上贴在肝区有保护作用,因为微波、电磁波和空气污染是二十四小时都在侵犯肝,也需有廿四小时保护的方法,这纸或布不需直接碰皮肤,贴或别在衣服上即可,更好的办法是将真言用蓝笔写在一条白布条上, 7 到 14 个,然后将整个腰包住,这是我最新的实验,不妨试试,宇宙中最强大的力量是爱,对於怨恨、恐惧等等最好的药也是爱,Om Mani Padme Hum 是宇宙圆满爱的波动,我贴在肝区后立刻有暖流的感觉。

 

宝贝您的肝,保护您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