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抖掉僵硬,吐出压抑,活出开心自在

201205

雷久南

 

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全身柔软,身体像活水一样,情感表达也哭笑自如,没有压抑。遭遇惊恐也会发抖,自然的抖掉恐惧所引起的生理毒素,在成长的过程中身心较僵硬的大人会干扰小孩的天性,经由大人的打骂、恐吓、愤怒的眼神,和不准哭、不准笑、不准出声讲话等等许多规矩,小孩子柔软的身体开始僵硬,呼吸也憋住,天生的活泼喜悦被焦虑、紧张、愤怒或麻木所替代,如果再加上手术、意外受伤、失去亲人的经历,一切超出身心所能负荷的惊恐,这些能量会卡在后脑干,干扰到自律神经系统,影响呼吸、心跳、血压、消化液的分泌,造成身体上的些许干扰,引起后来的疾病。

 

身体储存了所有身心的记忆,包括我们完全忘掉的惊恐创伤,止观静坐或内观即是藉由身体的感受反应清理身心没有疏解的能量,身体的感受只有「现在」「当下」,不管是痛或冷、热、舒适,只要客观的去体会观照,即达到疏解的功效,深层积压的能量需在长时间宁静的状态下才能释放,因而一期止观静坐至少十天,才能达到明显的效果。

 

在西方,近代对身心能量的认识有深入研究的是奥地利心理医生Wilhem Reich,他将人的个性与身体肌肉的「武装」或僵硬程度连贯一起,这是自卫反应,引起身心的特质。他的学生中有Alexander Lowen医生在一九四○到一九五二年之间向他学习,后在Reich(利赫)的研究心得建立了生物能量学Bioenergetics,他分享他一次去接受个别辅导的经验,让他深信身体储存了所有的记忆,他躺在床上双脚平放,膝盖弯曲,然后利赫医生叫他用嘴巴呼吸,颚放鬆,隔了一会儿,利赫医生说你没有呼吸,原来他的胸部不动,Lowen医生再次的更深呼吸,过了一会儿,利赫医生叫他头仰后,睁大眼睛,没想到他发出尖喊声,但情感上没有特别反应,Lowen医生继续接受辅导,都有尖叫声出来,一直到九个月后他才记得引起这惊恐叫声的原因,他看到他的母亲发怒的眼神,事情发生在他九个月大,他躺在屋外的推车里,母亲在屋里忙,他哭叫要妈妈,妈妈出来时很生气,没想到那发怒的眼神在他的身心内留下了信息,之后他做辅导时,再没有尖叫,所幸在他成长过程中,那是唯一的一次母亲以怒眼看他,平常都是慈祥的眼神,试想被怒骂出来的孩子,父母厌烦的眼神,身心收摄多少干扰,Lowen医生提到眼睛容易积存压力和恐惧,他认为近视眼是恐惧能量的冻结,因为恐惧时眼球会凸出,睁的大大的,Bates医生改善视力的方法之一即是释放眼睛的压力,曾是瞎子用Bates的方法恢復视力的Meir Schneider,每天双手掌蒙住眼睛放鬆几小时,他眼睛周围的肌肉会颤抖,二个月后才完全放鬆,视力也开始恢復。平常深呼吸,放鬆脖子肩膀都会改善视力,看书看电脑最好每半个小时闭上眼睛休息一分钟,同时深呼吸,再往上看一下,有时往上看时颈子会抖,释放压力。

 

藉由身体释放积压的情感我个人曾有体会,六年前在父亲过世几个月之后,我去做印度式的油按摩。当按摩师一碰触我的腿时,眼泪就不停的流,在整个过程中和最后做蒸气澡时,泪水没有停,悲伤藉由身体释放出来,因而我一向建议失去亲人时,最好去做按摩。

 

瑜珈、太极拳、气功都能协助释放能量,然而深层的惊恐,则用抖动来清除较有效,抖动是动物在惊恐之后的共同反应,人类也一样,只是我们的大脑可以压抑这种自然反应,这些年来天灾和战争的难民愈来愈多,成千上万的人都有惊恐后遗症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从战场回来的军人,死里逃生的难民,无论恐惧引起原因是炸弹还是地震或海啸,这些人很难过正常的生活,卡在惊恐的反应,也许是麻木,也许处在对抗,也许魂不附身逃避,普遍的睡眠不正常,恶梦、容易暴怒、分神、情绪低落、容易受惊、冷漠与人有距离,孤独、疑心很重等等。这些症状也出现在公司经历大动荡时员工的身上,目前辅导惊恐后遗症经验最多的是David Berceli博士,贝博士多年在非洲、中东战乱地方做慈善事业,他见到这麽多需要清除惊恐的人们,他们不能有机会得到个别辅导,因而他在生物能量学的基础上和实际经验设计出一套简单动作,能激发抖动,消除惊恐的能量,他已教了一百五十万人这套方法(注),仅去年他就去了23个国家,身体自然康復反应是不分国籍、种族、大人、小孩的,难民、军人经过抖动,失眠的可以入睡,抖动直接进入脑干,惊恐储存的地方,只要能抖就能疏解压力。

 

贝博士在灾难区的观察认识了这一点,一次在一个非洲国家在防空洞躲炮弹时,每一个大人都抱着一个小孩,每当炮弹靠近时,小孩子们都会发抖,但大人没有,之后贝博士问为何他们没有反应,他们说必需抑制住抖的反应,以免让小孩们更怕。

 

贝博士也观察到自卫的反应是回到胎儿的姿式,身体向前倾,身体前面的肌肉是属交感神经,背后肌肉是副交感神经支控,当我们向前倾做电脑或看书时,最好抖一下以促进副交感神经反应,或放鬆反应。

 

身体抖动是很多文化中都有的,包括中国,有二千年历史的外丹功是以「翘指」启动抖动,在十二式中只有二式没有抖动,有病治疗,没病返老还童,提升能量。第一式预备式是抖的基础,双脚肩宽脚平行站,眼睛平视远方,双手垂直食指向手臂伸展(向后翘),自然呼吸,刚开始也许只有麻热的反应,可以自己带动手臂,上下动,之后,气疏通之后,会自己抖动,自己抖也有功效,由手臂会带动全身动,一旦动之后,让身体自然反应,需突跛大的阻塞时会抖的大,然后就是细微的抖动,可以一次十五到三十分钟,刚开始五到十分钟就够了,如果能持续三个月每天做,效果较明显,贝博士也建议要一星期做三次,每次二十分钟的抖动,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将深层压力释放。

 

除此可做下面释放方法(我自己的心得)

 

1.呼吸是直通脑干,深呼吸可以释放积存的惊恐创伤,可从躺着开始,双脚平放,膝盖弯曲,吸气吸到小腹,吸到整个胸腔,前胸后背都吸足,之后吐气,吸进僵硬的身体部位,吐气时可以用嘴吐气,一吸一呼轻鬆自然,如果有声音想发出来,可以出声。也可以口吸口吐,颚骨放鬆,开始做个五到六分钟,如果全身放鬆,深呼吸也会启动身体抖动。

 

2.双脚平行站着距离两步宽,手自然垂直放身两旁,半蹲下,蹲的程度看肌肉的鬆紧,尾骨往后伸展,一共伸展放鬆做九次,此时脚也许开始抖动,如果不动再伸尾骨,放鬆九次,尾骨是身体能量的一个开关,伸展放鬆尾骨自然开启能量,抖动从下身到背、颈子、头部做几分钟或更长。

 

3.站或坐,十个指头同时手背方向伸展,再放鬆,做九次,手臂也许会开始抖动,抖到身上。

 

4.坐或躺着将脚趾和脚背伸直,再放鬆,一共做九次,整个腿会抖动,一次做一条腿,不同的姿式会疏通不同的阻塞,睁眼和闭眼也会带动不同的能量,在抖动的过程中观照自己,不必刻意或用力,轻轻鬆鬆,当情绪涌现时想哭想笑都随他,想出声就出声,大的惊恐可以分多次清除,觉得超负荷时随时就停下来休息,下次抖动时身体会记得。

 

当阻塞的能量被疏解,身心都会舒适自在,充满欢喜,人的爱心也会增长,这是自然现象,贝博士观察到惊恐和创伤会造成人们许多残暴的反应行为,变成恶性循环,只有清除惊恐才能有安祥和平的家庭、社会、国家,传出外丹功的张志通老师的一个心愿就是藉由外丹功带给世界和平,也只有抖掉身体内的僵硬惊恐,人们才会和谐、友善共处,也许这是这个时代所迫切需要的良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