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探访来自海洋的生命元素  

2006年08月

张毓珊

 

缘起

多年来,雷博士心心系系能带给大家健康快乐,宇宙圆满她的心愿,总会让她遇见特别的人、事、物。

 

今年的三月,雷博士在美国有机农业的刊物上,看到一篇采访一位农夫盖瑞(Gerry)的故事:

 

盖瑞提到来自澳洲大堡礁附近原始无污染又充满养份的活海形成的浓缩海洋矿物质,对他不可思议的帮助,雷博士也开始做了她的研究与实验,有令人非常满意的结果,所以请澳州的义工前往采访这位特别的农夫。

 

三月,南半球高唱夏日最后一朵玫瑰的时节,清晨六时从英姿花园出发,顶着北昆士兰 38 度的大太阳,驾车几百里路,几经转折,终于来到盖瑞Gerry的农场。

 

此来,非为千年之约,在雷博士的引介下,却无意中翻转了千百年来的生活智慧。

 

海水深,海水蓝,

我家住在大海边,

大海边,有盐田,

我家吃盐不要钱。

 

这是小时候唱的歌,从小在产盐的布袋海边长大,生活里,除了海,就是盐。盐田是我们的生计来源,晒盐是拉拔我们长大的生活技能。蓝天、大海,天然海盐对我们来说,似乎不是什么珍贵资源,生活里有的是一担担白花花的盐,以及那些终年结不成盐的「苦露」。

 

一直要到看见农夫盖瑞Gerry以及他所投入研究的海洋矿物质(sea minerals)之后,才了解我们曾经拥有非常可贵的,来自海洋的生命元素。

 

一个特别的农夫

盖瑞今年已经八十一岁了,但精神饱满,声音宏亮,看起来好像才六十出头。 或者说,二十年来,他保持了一定的体能,时光岁月彷佛只是平行的夥伴,一起打拚,但了无交涉。年纪变大了,似乎一点都不是他的烦恼。他每天清晨起来,就赤着脚在一百七十亩的农场里来回走动工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像所有勤奋的农夫一样。

 

海洋矿物质对盖瑞来说,发现来自海洋的生命元素,投入研发sea minerals,一切好像再自然不过了;

 

二十二年前,这位来自荷兰的移民,得了类风湿性关节炎以及骨质疏松,状况不断恶化,再加上早年刚到澳洲时,长时期在水泥工场工作,肺部吸入大量废气。当时,他的膝盖已不能弯曲,行动不便,也引发了其他并发症,常常呼吸急促。长久以来,医生除了给他一些类固醇外,也都无法改善。

 

倾听蕃茄的呼唤

澳洲是整个地球上最古老的陆块,土壤裹普遍缺乏锌以及其他微量元素。这些缺憾,却也激发出澳洲农作的另类智慧,有名的Permaculture农耕法,琉璃光出版的《揭开石器时代的奥秘》,都是澳大利亚特有的农作智慧。

 

当时,澳洲农民流行给农作物灌溉适量的海水浓缩液,作为养分。那个时候盖瑞以种有机蔬果维生,他也随着趋势,买来一些海水浓缩液洒在土地上。意想不到,用海水浓缩液灌溉后,收成的蕃茄非常甜美。生病的他种出美好的蕃茄,让乡人津津乐道。

 

有一天,在田间例行匍伏的他,听见蕃茄发出轻轻的叹息声:盖瑞给我们这么好的食物,使我们茁壮、快乐。他怎么看起来,却是越来越不快乐,而且越来越虚弱。他是不是跟我们吃的不一样呢?怎么不试试看我们的食物!

 

一感受到这个讯息,盖瑞觉得不妨一试,既然这个土地缺乏海里的矿物质,连植物都需要补充,我长期食用这个土地产出的食物,应该也是缺乏这些矿物质的。何不试试看!

 

于是他就把海水浓缩液当成调味料来用,每天晚餐前后,喝一小茶匙。这样过了三个星期,来买蕃茄的朋友看见他,都说:「盖瑞你看起来气色好很多,行动也比以前俐落。」

 

他也觉得真的不一样,逐渐有信心继续下去,每天喝一小茶匙植物用的海水浓缩液。十二个月后,再去做X光检查,他的软骨都已恢复正常。朋友们问了原因,大家也都想试试看。

 

从那时起,盖瑞才开始潜心研究海洋矿物质。

 

这是天然的食物

经过不断的尝试和调整,盖瑞发现一般盐田所晒的海水,都是表层的海水。而底层的海水含有比较多的沉积物,中层的海水相对的会有比较丰富的矿物质。

 

另外,许多海域污染严重,并不是所有海水都可以用。澳洲大堡礁地处热带,又有丰富的珊瑚礁,整个海域都是南半球知名的珊瑚海(Coral Sea)。所以盖瑞就在大堡礁附近寻找有涌升流的理想海域,涌升流会把中层的海水带上海面,随着自然的潮汐,这些海水进到盐田里,经过风吹日晒,上层渐渐结成一般的海盐,他研发特别的制程,将海盐一层一层取走,约莫三个月后,剩下浓稠但不结晶的「苦露」,其中,钠的含量只有不到2%,含有自然界最丰富的微量元素(计量单位为ppb, 是零的负十三次方),适合人体吸收。

 

「这是天然的食物,不是药。」盖瑞这么认为。

 

很长一段时间,「苦露」靠的是口耳相传,盖瑞也常常免费给人取用,一直到七年前尼克(Nick)出现,才开始以海洋矿物质的名称问市。

 

恢复记忆力的转机

尼克今年 36 岁,这位来自波西尼亚的移民,全身散发着很不一样的能量。

 

十多年前,尼克当时才二十出头,却出了严重的车祸,留下长年的头痛、记忆力只剩下三分之一,经常需要靠吗啡来止痛,五分钟前讲的话,马上就忘记,必须靠笔记和录音机来帮忙。他是家族企业的经理,在澳洲的每一个大城市都设有分公司,经常要出差,他每到一个城市,不是躲进赌城去,就是吃了药一直睡到天亮,这样颓废的过了六年,觉得人生没什么目标。

 

在其间,太太曾经告诉过他,听说有人得了脑瘤,头痛的受不了,吗啡也不能止痛,后来用了一个农夫的海洋矿物质sea minerals,先治了头痛,也治好了脑瘤。他并不以为意,觉得自己是车祸受伤,不是生病,完全是两回事,而且那只是个农夫,又不是医生!别指望有奇迹会发生的。

 

就在八年前,他又出差,飞到墨尔本。下了飞机,照例招了计程车进城。一路上,他注意到司机愁眉苦脸,一种不忍人之心,触动了尼克,他问司机:「你看起来很忧伤,你还好吗?」

 

一句关怀的问话,改变了这个司机、他的女儿以及尼克的生命。

 

救人救自己

一路上,司机谈到自己九岁的女儿得了脑瘤,就要死了,「我天天不休假,很认真开计程车,为了就是要赚取医药费。因为年纪太小,她不能开刀。三年来,脑瘤一直长大,头痛越来越严重,用吗啡也不能止痛,医生也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生命的火花不久就要熄灭了。」

 

起了深深的恻隐之心,尼克一时想起太太提过的那个农夫和他的海洋矿物质sea minerals,曾经治好头痛、脑瘤。接下来两天,尼克带着计程车司机,辗转来到昆士兰农场看盖瑞。一如往常,盖瑞送给司机几瓶海洋矿物质sea minrals,因为「反正是食物,试试看无伤」。

 

紧接的一年里,每天用一小茶匙的「苦露」,不但那个垂死女孩的脑瘤治好了,尼克的头痛和记忆力也都治好了。

 

重拾生命的热情,尼克从此志愿当盖瑞的义工,经营海洋矿物质sea minerals,希望能帮助更多的人,七年前,他开始把海洋矿物质sea minerals成功的推展到美国、德国、欧洲。

 

195 公分,身材高壮如巨人般的尼克,流着眼泪说自己的故事,「当时,十万火急,用心去找盖瑞,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他说,他体会到「同体大悲」的爱,因救人而救了自己。

 

来自专业医生的赞叹

四年前,住在洛衫矶的薛佛士医生(Dr. Alexander Shelfs)第一次拿到海洋矿物质,他印象深刻,眼睛为之一亮。他有一个癌症诊疗所以及癌症研究团队,对于矿物质于人体的作用非常有研究,他托尼克带了一本他的著作《矿物质对人体的建康》(Minerals in human health)给盖瑞。盖瑞读了之后,发现书中关于微量矿物质的几个错误。他给薛佛士医生打电话,「书中提到,对于骨质疏松的患者,要供给钙的处方是非常严重的错误。」

 

农夫盖瑞认为:骨质疏松的人,不是缺乏钙,是缺乏镁(Magnesium)、维他命B12(Vitamin B12)、锂(Lithium)、脂肪酸(Fatty Acids),所以不能吸收钙,钙就会堆积在关节、肾脏以及胆囊里。

 

薛佛士医生当时非常愤怒,马上要他的研究团队立即展开研究。过了一个多月,薛佛士医生回电话说:「盖瑞,你是对的。我的科学团队反复作了研究,证明你是对的。」

 

三个星期后,薛佛士医生带着一对夫妇,并雇用了一组摄影师,从加州来到昆士兰农场,记录了盖瑞有关自然与健康的谈话,他很感动的说:「盖瑞,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像你一样,海洋矿物质sea minerals这样的产品,没有一个科学家做得出来。」

 

苦露 百姓日用而不知

探访了北昆士兰的传奇农夫盖瑞之后,迫不及待的回到南台湾。布袋海边老家,七十六岁的父亲患有糖尿病,已经二十年,长年靠着药物和母亲细心的饮食控制,我带了三瓶「苦露」给父亲,让它当成食物,每天吃一小茶匙。

 

品尝「苦露」,我们彷佛回到小时候,当为盐民子弟的酸甜苦辣一起涌现。那时,下课后,还要来到盐田苦露池旁,蹲好马步,帮忙每格盐田进满满的苦露,是道地的苦差事。

 

其实,苦露一直是海边盐民人家普遍的「村庄药房」,香港脚、擦伤、淤青、喉咙痛,总是找「苦露」。道地的「百姓日用而不知」。

 

截稿为止,父亲把澳洲盖瑞提炼的苦露当成食物,每天吃一小茶匙,已经三个月。电话那头,传来母亲的惊喜,「连续两次看医生检查,血糖指数都控制在标准的饭前 95 以内! 」

 

从植物、动物到人体,海洋矿物质、微量元素对生物生理运转的作用,超乎想像。

 

三年前,印尼的大海啸,许多人记忆犹深。去年,部分被海水冲刷过的农地,开始有农人回去耕种,结果收成倍于往常。

 

台湾的黑珍珠莲雾为什么那麽好吃? 答案是,因为种在咸咸的屏东林边。

 

关于海洋和生命的奥秘,显然我们的了解都还在起步阶段。

 

问世七年了,但属于海洋矿物质sea minerals的故事似乎才要开始。

 


采访後记

盖瑞说:食用海洋矿物质sea minerals,症状的康复程度,随着年龄、体能、症状的轻重而有快慢,绝不能贪快,一天只要一小茶匙就够了。有时候,人们需要改变生活习惯,早睡早起。改变饮食习惯,远离红肉、不吃黄豆制品、不喝酒。才会有更好的效果。而且,也不能把它当万灵丹。

 

根据传统的植物知识,盖瑞发现也是要采用有机栽培,补充海水矿物质,这样的效果较好。于是他开始在他的农场里种植有机植物,并研发低温冷压的方法,保持了所有微量有机物质。他说,一般经过高温或高压处理过后,有机质会被破坏掉,尤其,我们的身体是一座低温的化学工厂,超过 45℃,很多酵素,不是消失,就是无法吸收,身体不能把无机的矿物质转成有机的,所以食用植物在干燥或浓缩的过程中,最好是用低温冷压的方法,效果才更好。

 

由於小时候对海洋盐田的熟悉,一看到海洋矿物质sea minerals就觉得很亲切,买来后很自然的,每天合着果汁或开水喝一小茶匙,十个星期下来,原来动不动就脱臼的右边肩膀,逐渐愈合了,晚上睡觉,不再痛醒,再加上骨位矫正医师的运动指导,现在伸展手臂,也不再那么喀喀作响了。感恩有这段特殊的因缘,让我得到这份意外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