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新时代的疾病来自违反自然的出生

199902

雷久南

 

健康是顺其自然、尊重自然和身心平衡的活性过程,需要我们随时地调整和努力来维持,当我们违反自然、不尊重自然和身心失去平衡时,疾病即产生,疾病是我们的一个标准,告诉我们那方面需要调整。生活在20世纪末的人类从出生即违反自然、不尊重自然,所以各种各样的疾病急速地增加,很多新的病是以前所未曾有的,而且不断地增加,尤其是出现在幼小的儿童身上,如过敏儿、过动儿、突然死亡婴儿症、白血病、脑癌和因用抗生素而引起突变的细菌感染等。这些病已不是医生所能解决的,因为是生活违反自然的后果,也只有尊重和随顺自然才能预防和治疗这些文明病。

 

以下是20世纪末出生婴儿所立即面临的健康危机。

 

一。母亲生活在污染的环境,体内缺乏赞助身体的友善细菌,如有阴道感染可能导致早产,早产的婴儿肠道内缺少幼儿大肠菌,抵抗疾病和有害细菌的能力大大减低。

 

二。在医院生产的婴儿,剖腹出生的比例高於助产士或接生婆协助的生产,特别是在美国出生的孩子,剖腹出生的机率是23%,高过日本的7%,欧洲国家的10%到13%,也因为如此,美国婴儿死亡率高过24个国家(详情请参看《还我健康》),没有经过母亲阴道自然生产出来的婴儿大多数缺友善细菌中的幼儿大肠菌,在一项调查中,只有9%剖腹儿大肠里有幼儿大肠菌,而自然出生的婴儿中,60%有幼儿大肠菌,所有的友善细菌的功能是帮助消化、制造维他命B群和抵挡有害病菌的繁殖,大肠菌所分泌的醋酸和乳酸阻止病菌,也有益钙的吸收和运用,剖腹出生的婴儿一般上体质比较差,抵抗力弱,也许是表现在敏感、皮肤的毛病、容易生病等,也因为是剖腹出来,母亲是在麻醉药的控制下,出生那一刹,亲子之情难立刻建立,哺乳的机会也大大减低,原已减少的友善细菌再缺乏,母亲更是缺少,免疫功能因此低於自然生产又哺乳的婴孩。

 

三。在现代的生活中,母亲喂奶的条件愈来愈少,婴儿喝牛奶或豆奶的机会较多,替代品除了营养成分和人奶不同之外,还缺少两个影响健康的因素,即初乳所含有的抗体及奶里的幼儿大肠菌和其他婴儿肠胃里所需帮助消化、吸收养分的友善细菌,喝母奶的婴儿大便松软,偏酸性不臭,而喝牛奶或豆奶的婴儿大便的颜色、味道则接近大人的大便,里面的有害病菌也相对地高。婴儿的胃在没有成长大之前,小肠和大肠的友善细菌很容易通过接种,六个月之后,当胃酸分泌开始,则这些友善细菌就不容易通过,也就是说,如不特别接种,一生中就会缺友善细菌,病菌较容易繁殖,因此免疫功能一生中会受损,便秘消化不良、胀气、皮肤敏感、肠癌、骨质疏松症、泄肚、湿疹、牛皮癣、未老先衰、疲倦、食物中毒、胆固醇高等,都与友善细菌的缺乏有关。

 

母奶是母亲消化、吸收、转化的营养,除了维他命、矿物质、蛋白质、脂肪等,还有母亲的温暖和思想、感情及意志力的精华,温暖对婴儿的身心健康是很重要的,让母亲们发现自己的孩子喝母奶和不喝母奶的有差别,不管是体质或脾气、个性,喝牛奶的抵抗力较好,个性也较“暖”,母奶中含有“人”的特质,特别是促进孩子意志力的形成,从睡眠状态到苏醒。这是动物的奶中所没有的,也是不可能替代的。

 

做为母亲或预备做母亲的,所需要的知识和协助比以往更多。母亲在未怀孕之前如能实践身心灵整体健康,吃滋养友善细菌的食物,如天然没有农药和加工添加物的植物性食物,避免吃腐化病菌的食物,如肉类和高糖、高脂肪的加工食品,则能提高婴儿自然出生的机率,也确保婴儿出生时有足够的“朋友”在肠胃里;如果母亲哺乳,是给自己的孩子一生健康的珍贵礼物。

 

万一孩子已剖腹或早产,而且不能喂奶,可以补充培植的幼儿大肠菌Bifidobacterium infantis。目前在美国加州的Natren公司Natren, Inc., 3105 Willow Lane, Westlake Village, CA 91361制造活性友善细菌,其中包括幼儿大肠菌,产品叫Trenev Life Start,怀孕和哺乳的母亲也可以补充,不喝母奶的婴儿一天可补充1/4茶匙和过滤水,加入奶瓶,减少肠胃敏感的毛病。早产或剖腹生下的孩子,如已成长也有补充的效益。后补时,补充一瓶就够了,消化系统、排泄系统和免疫功能都会有改善。

 

几年前我遇到一位十几岁的女孩子,严重的皮肤红痒已不能用西药控制。她从小就有湿疹、红疹的毛病,短暂的用药物控制,外用、内服都用,然而红肿痒痛只有恶化,到十几岁已有白内障,眼科医生认为是长期吃药的副作用,询问之下才知她是剖腹儿,没有喝母奶,我立刻建议她补充友善细菌(那时还不知另外补充幼儿大肠菌Life Start),情况有改善;有次接触到植物精油,皮肤立刻红肿,在外敷乳酸菌和保加利亚菌调水,半个小时之内即消肿,据她母亲说,西药都无法消肿止痒。我们现代人很多莫名其妙的病,直接或间接与缺乏友善细菌有关,我们体内的友善细菌是我们第一道防卫,大便三分之一的脱水重量是活的或死的细菌,整个消化系统的细菌有四百多种,重量三磅半左右,除了出生前后的因素影响到友善细菌的生存,后天的饮食习惯、抗生素、西药、某些食物和草药,如生大蒜、黄莲等,也会更改体内细菌的生存,因为抗生素的长期使用,已有很多实变的细菌不再受药物的控制,此时只有靠“朋友” – 友善细菌来解救。

 

新时代的病,有新时代的“药” – 尊重自然、顺其自然就是“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