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爱心是健康的泉源

199805

雷久南

 

从事自然农耕20年以上的Bob Cannard种出来的蔬果甜美无比,也有治病和维持健康的功效,他强调,除了提供植物肥沃的土壤、有机肥、岩石粉和绿肥等,做一个成功的农人,他百分之十的时间是对他所种的植物散发爱心(good feeling;好的情感)。曾经有人在沙漠中发现一个美丽的花园,这人好奇的敲门,一位老太太出来,询问她种花的心得,她回答说:“我只会祈祷。”不仅是植物需爱心的滋养,动物和人也一样。现在科学也证实这个现象,让人出乎意料之外的,不是爱心是健康因素之一(大家多少都能想像),而是这个因素才能超过其他因素,如饮食习惯、吸菸、压力、遗传、运动、药物、手术等等。

 

以研究素食,成功治好了心脏病而出名的医生 – Dr Dean Ornish,将他的另一研究心得分享在新书《爱与生存》(Love and Survival)上,他收集了很多科学研究中心的报导,现举三个代表性的例子。

 

哈佛大学最近发表了一项很受人注意的35年研究结果,早在50年代,有126位健康的男同学参与一项研究,以了解他们和父、母亲的关系,询问方式是让他们回答以下四个问题,形容你和父、母亲的关系是很亲近、温暖友善、容忍,还是牵强冷漠,以及“你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人?”、“你的母亲是什么样的人?”,答案的统计方式是看正面或负面的形容词,35年之后再查寻这些人的医疗和心理历史,发现他们的健康状况与当初如何回答这些问题有密切的关系。自认与母亲没有温暖关系的人中,90%在中年时期都患有重病(心血管硬化、高血压、结肠溃疡、酗酒等),相对的,自认与母亲有温暖关系的人,中年生病的比例是45%;与父亲关系冷漠的人中,有82%在中年期有病,而父子有温暖关系的人生病是50%;同时与父亲和母亲冷漠的人,100%中年有病,与父、母亲都有温暖关系的人只有47%中年有病。另两组 – 和父亲有温暖关系和母亲没有,或相反 – 则生病的比例是83%和75%,同时很少用正面字眼形容自己父、母亲的,或自认亲情关系冷漠的人,95%在中年期都有病,而用很多正面字眼形容自己父、母亲的和认为亲情温暖的只有29%在中年有病。

 

第二个例子是发现开心脏手术6个月后的存活率与人情温暖及灵性上的支持有关系,研究者是以下面两个问题的答案来判断,一、你有没有固定参加有组织的活动(社团、教会或其他宗教团体、公益事业等等)?二、你是否能从你的宗教或灵性信仰得到安慰(不论是那一个宗教或精神信仰)?对两个问题都回答肯定的人的存活率是两个问题都否定的人的7倍,如果仅一个答案肯定的人是两个问题都肯定的人的3到4倍,这个差异大大超过药物和其他因素。

 

第三个例子则显示出家庭凝聚力和健康的关系。很多年前,医学工作者就注意到美国东部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小镇Roseto的心脏病出奇的低,虽然它和邻近小镇的饮食习惯、吸菸率、糖尿病例都相近,也共用一个水源和医疗设备,他们是意大利南方移民后代,都有共同的文化背景和亲密的家庭和社会关系,研究者曾考虑到,温暖人际关系是长寿的原因,在60和70年代,Roseto的社会开始分散、现代化,家庭不再是三代同堂,心脏病的死亡率也增加到与邻近的小镇一样。

 

除了这三个例子之外,还有很多其他例子,可看原著作。

 

爱心的力量有这麽大吗?它是一种能量吗?为了让学员体会这种力量,我曾经在研习营中让两组学员,每组40人左右,互相送和接受天蓝色的光,天蓝色也是宇宙中爱的能量。大家在送和接受的过程中都有明显的感受和反应。接受蓝光的人可以感受到一股力量从面前过来,然后有些人落泪,好像一些辛酸都被化解掉,有些人感到身体热起来,原来身体不舒服的地方轻松下来,送蓝光的一组也有发热和“心”开的感觉。

 

身心灵整体健康的理念最早介绍的是吃的部份,也是最容易学的,但往往有些人就停顿在吃的部份,以为吃小麦草、喝回春水等等就可以治百病。事实上须再进一步的深入认识心灵层面的康复。

 

曾经有一位学员患了癌症,她虽尽力实践天然素食,但癌症并没有消失,在一次电话谈话中她才不经意地透露,她与先生虽生活在一起,已有两年没讲话了,公婆也不喜欢她,虽生病也得不到一点温暖,她自己的父、母亲也早不在人间了。在如此缺爱的环境中,她怎么能康复?

 

我们童年时期是否得到爱会直接影响到中年时期的健康,也会影响我们成年期的亲近关系,婚姻上我们往往会选择与我们父亲或母亲同一类型的人,如果父女关系不亲近,则女儿往往会选一个不能给予爱的丈夫,或母子关系不亲近,儿子也可能选一个重复与母亲关系的妻子,不仅是婚姻上,在交朋友上也会重演剧本。

 

曾经有位得不到爱的读者,一度想自杀,在看了《身心灵整体健康》一书后,她想,不妨藉用天蓝色光给自己爱,她每天观想吸入天蓝色的光,结果在短期内,对自己、对人生有了改观。

 

我们虽不能更改已过的童年,但可以康复童年期的创伤,藉着天蓝色的光的观想,可以化解与父、母亲或其他亲近的人的冻结关系,就是已往生的亲人也可藉着此法去康复感情,童年期不愉快的记忆也可用天蓝色的光照着,光从心、口或两者之间送给对方或所回忆的事。

 

我们身边的人也会因为我们的康复而康复,我们可以提供自己和他人爱心及健康的泉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