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爱您的梦改您的命

雷久南

一位喜玛拉雅山高僧的印度学生,问如何改变他的家族多代受苦难和遭遇到许多不幸的命运?

他的祖先-祖母的父亲和一些村民伤害了一位来印度朝圣的西藏出家人。出家人在回西藏的路途上经过他们的村庄,结果他们抢了他的金钱和财产并逼他跳河死了。之后一连串的不祥噩运就降临在他们家族,一直到学生这一代仍然如此。

高僧告诉他要立刻为他的祖先和家人及自已和那位被害死的出家人诵六字真言 OM MANI PADME HUM(嗡玛尼叭美吽)一百万遍并请人塑造一尊32英吋的千手千眼观音圣像。唸六字真言时观想千手千眼观音大如山并放光,观音慈悲的光照到杀了出家人的祖先、家人和自已以及被杀的出家人。每诵一串唸珠,观想淨化无数的地狱众生。再唸一串淨化无数的饿鬼、无数的动物、无数的人和无数的阿修罗及天人,他们都转化为观音。

祖先所作所为会影响到后代,中国古老文化有这个认识。易经记载:「积善之家必有馀庆」,祖宗积德积善会福荫子孙。

明朝袁了凡先生在他的着作了凡四训就提到了许多历史上的真人实事。祖先做了善事,子孙后代有成就的就很多。清朝林则徐文忠公有机会赚鸦片的钱,但他的正义反而连职位都丢了。但是他的子孙每代都有很优秀的人,进士举人都有。当时靠鸦片发财的家族几十年后都没落,子孙无出名的。

聂云臺先生所着保富法就提到近代的一些富家很难保住财富,有不到五年、十年就败光的,有二、三十年即败的,有四、五十年败完。「四、五十年前的阔人家产未全败的,子孙能读书、务正业、上进的,百家之中实难得一、二家。」

而做子孙的也要为祖先消业积福,谁能保证上代的祖先没有杀过人?抢过?偷过?贪污过?破坏寺庙?逼僧人还俗?尼泊尔高僧所教的方法人人都可做,特别是家族中有许多不幸的、灾难多的、或子孙中有不肖的。

不仅个人家庭的灾难要靠我们消,国家地球的灾难也要靠我们消。不管是天灾人祸,爱是最强大的康復力量。
多 年前一位来自美国的老师定期会带他二十几位资深学生到世界各地有天灾人祸的地方二十四小时轮流送爱到当地,祝福那地方和人。每次都有很好的回应。一次他去南美一个政治很不稳定的国家,他和学生们持续的送爱,在公开演讲的场合他劝当地的人士,如果他们希望政府有改变,他们必需真心诚意的爱他们的人民、土地和政府,二年之内奇蹟般的政局有改善。

不仅大局可以改,生活上的一般也可以改变。也许是因为许多人从小在「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父母眼光下长大,受到很多批评,也习惯的批评看不顺眼的人和事,批评只有使事情更恶化。

我有个同事她鼻子曾长过癌,后来割掉了。她从小就不欣赏她的鼻子,觉得太扁了,没想到长时间的批评使鼻子长癌。

要改变现实也可以从改梦的方法着手。史丹佛大学曾有梦研究所,他们训练被研究的对象知道自已在做梦,也许在睡前重複自我暗示「我在做梦」然后入睡。白天也可不时的轻拍自已,提醒自已「我在做梦」。在梦中也会不自觉的拍打自已,提醒「我在做梦」。一旦在梦中知道自已在做梦,可以用眼睛左右动和研究人员沟通,开始在梦中做预先设定的活动,如唱歌、数数、跑步、吟诗等等,睡着的人脑部和心脏都接上各种仪器。结果他们发现梦中的活动对身体脑部的影响与实际清醒时一样。唱歌和吟诗是右脑活动,数数或加减乘除是左脑的活动,梦中跑步心跳也会加速。

有些做噩梦多年的人,一旦知道自己在做梦,可以有效的改善,而且不再做噩梦。

有位女士多年都梦到有东西在后面追赶,一旦她学会梦中知道自己做梦,她一直转头看的时候,后面什麽都没有,她也从此不再做噩梦。另一位人士在梦中梦到一个很恐怖的脸面,他不以平常的恐惧反应对待,而是以爱心对待。结果恐怖的脸面也不断的改变,变的很温和。

我们的梦反应我们深层意识所储藏的,隐藏的情感和不曾疏解的负面情绪都会在梦中出现。因此梦境更真实的反映我们内心的世界。这内心的世界也投射到我们醒时的体验和经历。不管是白天的经历或是梦中的经历,这些都是来自我们。

外在的世界好比一面镜子,当我们面对镜子向镜中人微笑,反射回来的也是微笑。对镜中人怒目相视,镜中人也是一样怒目相视。我们不会对镜中人生气、对镜中人贪执。

然而在平常的生活中我们会将外在的镜子投射给我们的影像起贪执、厌恶,要镜中人、梦中人对我们亲切温暖,我们得爱镜中人、梦中人。

从小有爱的体验的人,不管爱是来自父母或照顾的人,比较容易接受和给予爱,这种人会比较开心。相对的如果父母亲因为小时候没有爱的体验,也无法给自己小孩爱,这种人内心充满了孤独,也不开心。在管教严厉的文化,大部份的人没有体验温暖,也不开心,这种文化也容易侵犯其他的人。

每一个人都追求幸福、快乐,那就从自己开始,照镜子时对镜子微笑,欣赏祝福镜中人、爱这镜中人、关心这镜中人、愿意协助这镜中人。看看镜子会给你什麽反射,你的转变也会转变镜中的人,慢慢的一个社会的大镜子也跟着转变。当每一个人都会对镜子微笑,投以关怀温暖的眼神,这就是幸福社会、开心的社会。

我曾读过一个比喻:上帝带一个人去看地狱,他看到一张餐桌围着苦脸的人,桌上盘盘的美食,每一个人面前是一根很长的汤匙,长度与餐桌一样。然后上帝说我带你去看天堂,结果也是相似的情景,一桌围着人,但每个人都微笑着,很开心的享用餐桌上的,所不同的是餐桌对面的人用长的汤匙互相喂食。虽是一个比喻,但道出痛苦社会和开心社会的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