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被遗忘的良医

2008年08月

朱柏超

一、 引言:

最近国内医界选出了「百大良医」,在面对两千三百万人口的社会,良医人数实在少的不成比例。

 

最可惜的是,在我们人类的世界里,还有无数良医竟被遗忘或被埋没了,这些良医都具有下列特异优点:

(一)具有超常的神奇医疗能力;

(二)不需现有医界任何医疗用品;

(三)永为全人类第一线的贴身家医,甚至完全自动自发,不请自来;

(四)为数多到难以数计;

(五)默默工作,不为人知;

(六)分文不取,不收任何报酬。

 

问题是:像这样的良医上那里去找?

答案是:远在天边,近就在我们每个人自己的身上。

 

怎么会?因为我们几乎都「不认识自己」,譬如说,我们的身体在任何时间、任何场地突然发生或遭受任何疾患,最先最快赶来援助或处理或反应的,就是我们自己体内外有形和无形的机能和机制,这一点是天下任何在我们身外的医生不可能做得到的。

 

如果我们能深入思考一下就会发现,包括人类的所有生物根本都不应该生病的(除非意外受伤),因为上天早就赐给我们设计好一套与生俱来的特异功能和天赋异禀,亦即现代人所谓的「自然疗能」、「自愈力」、「自体免疫力」等种种本能。我们这些特异功能的发源地就是构成我们身体的基本单位 –「细胞」。

 

二、细胞:

我们身体中的第一个细胞虽然它小到肉眼不能看见,但却是我们生命的开始,它有一个特别的名字 –「受精卵」。不独人类,几乎一切生物都是由此一个单细胞衍生而成。

 

细胞的功能非常神奇而复杂,它们天生就具有:生殖力(例如最初从一个细胞开始,分裂成为 60 兆)、再生力、免疫力(包括防御力和攻击力)、修护力、代偿力、遗传性能(基因、DNA)、辨识力(辨别敌友)、记忆力(预防注射疫苗即赖此一特性)、全息律等等,以上各种特性为简化起见总称为「生命力」。最不可思议的一点,每一个细胞都是有灵魂的、有灵性的,它们不是我们的意志与能力所能控制和指挥的,例如:

 

(一)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的身体,小至割破手指,大至手术开刀,其伤口之愈合绝非靠消炎药粉或药水或打消炎针或内服抗生素等的效果,所谓之消炎者只是防止伤口二度感染而已。真正要伤口生肌愈合的机制乃是在於细胞天生具有的生殖力、修护力、再生力或代偿力等特性。例如小伤口出血时,我们血液中的血小板立刻发挥了凝血、止血作用。然后伤口附近的细胞开始分裂再生新的细胞,弥补了伤口的空隙,最后伤口才能愈合如初。

 

(二)脑中某条血管即将(或已经)发生病变,此时在患部附近的组织细胞立即有所反应,并迅速赶赴患处驰援,发挥修补或代偿功能,例如常见的「一过性脑中风」之所以能「一发即过」暂保平安无事,就是有赖我们自体细胞的神奇而复杂的特异功能所作的贡献。

 

(三)在流行感冒时节,我们实际是不知不觉地生活在微生物(如细菌、病毒)的海洋中,它们是无所不在、无孔不入的,每一秒钟,我们的五官七窍以及全身的皮肤、毛孔都可能被无数的病菌、病毒侵入,或每一次呼吸都可能吸入无数有害的微生物,而不自知。为什么我们不会每个人每天都因感染而生病呢?这就是归功于我们与生俱来的生命力中的自体免疫系统,特别是专司防御和战斗的免疫细胞(包括 T 细胞、B细胞、巨噬细胞、细网细胞、树状细胞)以及体液抗体等等因素。

 

前面提过,细胞是有灵魂、有灵性的。我们身体的任何一部份发生状况,它们就立刻默默、自动地有所反应,并经过剧烈战斗,及时发动连锁机制将外来的有害异物消灭於无形,而我们却往往还不知不觉安享太平,实际上在我们身上的神医(免疫兵团)每天(每秒钟都可能)不知为我们打过多少次保卫战,甚至它们自己也常会与外敌同归於尽。

 

三、生命体系防护网

按理说,既然上天赐给了我们这么好的礼物(神秘而完美的细胞)和优越的自体免疫特性,它们就构成了我们身体上的严密、完美的「生命体系防护网」,可以适应任何环境,可以防护、治疗任何疾病和摒绝一切外侵毒害,那么我们应该是不会生病了?但事实上完全不然,现在我们人类不但会生病,而且病还越来越多,越来越麻烦,有时老病还没治完,又有新病出现或流行。

 

为什么会如此?检讨原因如下:

(一)生病时如果有什麽症状,例如感冒时的发烧、喉疼、咳嗽等症状就是杀手细胞、免疫细胞与病菌病毒作战时所发生的症状和反应,战斗越激烈则发烧体温越高,发炎越厉害。周兆祥博士也指出,发烧等症状是身体藉着提高体温、咳嗽、发炎、疼痛等自然反应来消灭入侵的细菌病毒,或咳出被我们的免疫细胞(杀手细胞)消灭的侵入呼吸管道或肺部的菌毒异物。

 

然而现在垄断全世界医药界的西方医学是采用「对抗疗法」,也就是有烧就退烧,有咳就止咳,发炎就消炎,有痛就止痛,一律都是打针吃药,那些针药阻碍或削弱了我们原有的自然疗能和免疫机制。曾有一位学者作了适切的比喻:「这种疗法等于是在与敌人作战之时先解除了自己军队的武装」。这种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实际是压制病状而非真正治病,最多只是求得一时的和平而已,不但病症容易再来,并且久而之后「不用则废」,我们天赐的自然疗能和免疫功能就自然退化了。

 

(二)因为很多人身体上的原有抗病机能(生命力、免疫力)不但已经退化了,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患了文明病。

 

四、教授之言:

(一)有一位生物学家(郗磊峰教授)指出:除了遗传因素及症状性(续发性)因素的病症外,现代绝大多数的疾病,尤其是俗称的「文明病」,其最大的致病原因就是现代文明人「不良的生活方式」与「错误的饮食习惯」。我们在文明社会生活惯了的人,从最高的卫生当局以及医界名家无不大力要求「个人」及「环境」的高度卫生和清洁(例如,要求大家随时「洗手」就是一例)这种方法虽然不能说不对,但在整体保健而言,这是下策。因为这种方法是属于逃避性的方法,我们人类乃至所有的生物每天都活在天地之间的「微生物(包括各种细菌、病毒)的海洋中」,不但有空气的地方就有它们,甚至没有空气的地方也都有它们存在。据专家调查,世界上最脏又是人人爱不释手的东西就是「钞票」,谁敢说,因为它上面细菌太多而不要它,例如商店店员、街头小贩、银行、邮局的柜员、出纳员等,它们每一分钟都可能经手触摸数不完的钞票,要他们「随时洗手」可能吗?躲不是办法,我们人类是无所逃于天地的,我们现在除了消极的逃避以外,应该积极地恢复(能强化更好)天赐的特异功能(生命力、免疫力),以期与大自然万物和平共存。

 

(二)以上各点,如有疑问的话,不妨向下面的边疆民族请教。

 

在「大陆寻奇」节目中,曾介绍云南的哈里族,他们的生活都是接近自然的,只说饮水一项,就是我们无法想像的,他们饮水谈不到过滤、消毒、煮沸等程序,随手就在田里灌溉的水舀起来就喝;又介绍泰北的那都族也是如此,就笔者所知,这种情形太平常了,笔者曾旅居云南且深入不毛,故可为见证,值得研讨的是,在那种不讲卫生的生活环境下,当地居民仍然自在生活健康如常,人口并未因而减少。

 

(三)我们身体的免疫细胞和反应机制常常是慢半拍,甚至慢更多拍的,有的人对于侵入的毒害反应快速,就可消弭外患于无形,自己都不会察觉,即使知道,往往硬挺就过去了。但有的人,则必须遇到「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环境和机会,他自有的生命力(自然疗能、免疫力、自愈力、抵抗力等等)中的免疫机制才会慢慢地发动起来,实施抗病疗伤的行动。

 

案例:台胞李光辉,二战时期被日军徵去太平洋战区,最后日军战败,他流落在印尼一无人荒岛,竟在该岛渡过卅一年的鲁宾逊式的孤独生活。在那漫长时期中,他小病不计,曾患生死交关的大病三次,在无医无药的处境下,居然自愈未死。此例即可证明凡人面临绝境无望之时,其天赋异禀的自身生命力(身体免疫力、自愈力、自然疗能等)才可能发挥出来而发生自医自救的奇迹。

 

人类面临孤立无援,置之死地的境遇时,其自身的天赋异禀的自然疗能及自愈力始能发显而获得无医而治,不药而愈的奇迹。

 

如果是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或在温室、冷气房中长大的人,有一点状况就看医吃药,他的免疫力「不用则废」,可能会降低变弱甚至消失,最近卫生当局也说了:「小小病自己治」。

 

五、结论:最後愿以一句话作结

「天下最好的医生应该还是我们自己」。

敬请多多认识自己、善用自己、建设自己,则幸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