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谈建筑与健康

200802

雷久南

 

一年前我看了一本介绍人智学史丹勒博士所写的关於建筑方面的资料,建筑不仅是居住的地方,也会影响人的心识。圆形或孤形的建筑能激发星芒体(会影响我们的情感),尖形的建筑对人有不好的影响。好的建筑能转换人心,让说谎的人不说谎,做坏事的人不做坏事,建筑可成为天人的「喉咙」。自从看了史丹勒博士对这个时代的预言,要靠建筑转化人心,我就一心的研究可让天人说话的建筑。建筑如何能达到环保、节能,又能提升心识和健康,这是我所想知道的。一年来我接触到以前所未曾听说的见解,学到很多,也发觉需要学的更多。

 

中国建筑有很长的历史,所考虑的是现代人所不了解的。古代的木匠用鲁班尺,鲁班是古代的一位木匠,他发现尺度有吉祥与不吉祥的,吉祥的尺寸所做出来的家俱和屋子感觉和谐。目前只有一部份民间的木匠仍用鲁班尺。我也拿了鲁班尺做研究。用探测术来测能量时,发现「吉祥」的尺度是顺时钟的正能量,「不吉祥」的尺度是逆时钟的负能量。我们进入某些空间会觉得特别舒适,有些则不舒适,也许与尺寸有关系。

 

我曾去参观了一些车库和储藏室的展示品,同样的储藏室会因尺寸的不同而空间能量不一样。有些是高能量,有些是负能量。现代建筑物一般都没有考虑到和谐尺寸,也许这是为什么城市中的感觉是不顺的。

 

中国古代建筑都会考虑到「和谐」,屋檐的上弯即是避开向下冲的「杀」气,看到向上弯的屋檐对心识也有提升的作用。我在Austin认识的一位懂得古印度风水学的建筑师George Swanson,据他了解中国的风水学与古印度风水学有相似之处。古印度也有区分「吉祥」和「不吉祥」的尺度和长宽的比例,古印度认为北方和东方是吉祥的方向,南方则是疲倦之气的来源,西方也不很好,因此古印度的建筑南方的墙厚一点,窗开的小一点,而北方和东方的窗开的大一点,房子中间也有天窗,是通风和照明的,屋内也有一小块与地气相接的地方。

 

在中国一般认为南方是好方位,两个文化为何有这么大的差别?一个可能是印度的北方是喜玛拉雅山脉,而喜玛拉雅山在中国的西南方,这个山脉是高能量的来源,印度是个较热的国家,朝北较凉爽,风水学会因气候地理环境有所不同。

 

二00七年十二月琉璃光在德州奥斯汀举办研习营,更深入探讨吃住和健康的关系,特别在绿色建筑方面邀请到绿建筑师George Swanson。

 

课程中有位同学提问老师是什么原因,如此深入的探讨绿建筑和健康的关连。他回答:「三十年前我在美国中部设计了一间节能的房子,一个月的取暖费仅几块钱,我用很厚的隔热体密封着这个房子,这个房子得了奖,然而我忽略了地毯化学毒素释放的污染问题,因为房子不透气,这些化学污染使我当时的妻子生病,小孩因而病死。之后我就去德国学习建筑生物学,(Bau-biologie building biology)」。我终于明白George对绿建筑热衷的原动力。

 

建筑生物学在德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兴起的,那时有心之士看到生态的破坏和紧接着工业发展所引起的环境问题,而倡导建筑生物学。德国对健康和建筑的密切关连的认知相当普及,只要病人有医生证明他所居住的房子是引起他生病的原因,政府会出钱重新装修,德国是社会医疗制度,政府发现出钱改装成无毒的住家是最经济的。George说荷兰阿姆斯特丹有家公司的建筑是完全合乎健康原则,那家公司的员工不请病假。

 

德国还有一项规定,工人不许一天之内站在水泥地上超过一小时的工作时间,人站在水泥地上容易疲倦,因为水泥导电,电池放在上面会漏电,人也会漏电,George在他的书中(二00八年二月后将在美国出版)提到补救的方法,第一是在铺水泥之前地面铺上碎木和水泥的混和,这样水泥会从木头那儿吸电,或者在水泥上面涂上一层薄的氧化镁水泥或氧化镁的板子(Mgo Board)。

 

生物建筑学在一九八七年传播到美国,他们最关注的是建筑业如何避免危害健康的最常见的问题: 1. 霉; 2. 材料释放出的化学药剂; 3. 玻璃纤维 ;4. 电磁波和无线电波以及微波,其中任何一个问题都会引起严重的健康问题,如敏感、头痛、慢性疲乏症、长期疼痛、慢性肺部感染,甚至于癌症。许多人没有觉察到健康问题可能来自住家或工作环境。一旦生病的原因去除后病就好了。

 

建筑材料释放出的化学药剂一般人比较熟悉,油漆、胶等都可能是问题。玻璃纤维是目前最常用的隔热(冷)体,它的短处不透气,容易受潮,受潮之后不容易干,制造生霉的环境。同时受潮之后,隔热(冷)功能减少,在寒冷的地方(华氏二十度以下)隔冷功效大打折扣,住家的舒适与室内温度的调节相关,也与健康有关,一天内温差最好不要太大,在设计屋子时就要选择透气又能调整温度的墙才能冬暖夏凉。也注意阳光的照射好比冬天的阳光从向南的窗户屋檐下进来,夏天的太阳在天空较高则被屋檐挡住,冬天取暖最舒适的暖气是来自墙或地板内装的热水管(墙的暖气是最舒适),如果热天去暑气,可以利用冷水管子吸热。

 

一般在美国的暖气设备是来自热风(Forced Air),这种暖气对健康不是很好,研究这方面的专家认为有五项缺点: 1. 只热皮肤表面,骨头仍是冷的。放射性的暖气如热水管火炉是长波热,可暖到骨头。当皮肤和骨头有温差时,人体会进入紧急状态,如果温差四度以上,人会死。住在热风暖气设备的屋子往往仍觉得冷。 2. 墙和墙之间以及地板和天花板之间温差很大,人住着不舒服。 3. 空气流动量大,人住的也不舒服。 4. 减少空气中有益的负离子。 5. 灰尘和霉菌被吹到空气中。进一步资讯可看www.healthyheating,com。一般的冷气也是只冷皮肤,如果用冷水管释放性的冷气,则会凉到骨头,站在瀑布前的清凉或海边的清凉就是这种长波的凉。多年前安.威格摩尔医生介绍一个简单的去暑的方法,就是将脚浸泡在冷水桶里,我当时住波士顿,夏天很热,又没有风扇或冷气,发现这个方法很好用。

 

建筑业对维护生态环保、健康和社会和谐是关键性的,希望专业人士打开视野能多方面考虑,而不只是单方面考虑节能、经济因素等等,建筑生物学和古风水学能提供一些参考。

 

建筑生物学网站:www.buildingbiolog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