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65) 6287 6268

跟鰴菌有关联吗?(三)

2009年05月

陈滢

 

影响男性的菌问题

鰴菌问题虽然发生在女性的机会较多,前期已探讨过女性的身体特质导致易染鰴菌,但男性也无法安全过关,只是症状与女性略为不同,不易察觉与诊断;因此病历史对於正确的诊断非常重要。

 

一般症状有:易累、暴躁、情绪低落、反覆性的头痛与消化问题、工作产能降低、受扰於前列腺炎及性冷感、晕眩、过敏、嗜食甜食及发酵食品等。病人病历史还包括慢性感染、慢性皮肤鰴菌感染、使用过多的抗生素、使用类固醇治疗过敏或是性伴侣患有鰴菌感染。由於男性没有女性的黄体素,他们表现的不是大范围的情绪波动,而是以易恼及慢性晕眩表徵,一般会被误认为正常特质及个性。他们也没有像女性有反常的月经问题、反覆的阴道感染,情绪暴躁、或在病历史找到使用避孕药或多次怀孕等特徵,因而增加诊断的困难度。但是赛那特医师还是归纳出几个重点帮助诊断男性的鰴菌问题,例如:

  • 食物及呼吸道过敏。
  • 有反覆性的鰴菌感染,像是:鼠蹊搔痒、香港脚或灰指甲等。
  • 曾因青春痘、前列腺炎、鼻窦炎或感染而服用广泛性的抗生素。
  • 喜欢大量的饮啤酒、嗜食面包及甜食,也嗜好饮酒。
  • 在湿度大的天气里症状会加剧,或者当暴露在化学物、车子废气或菸草时感到恶心不舒服。
  • 性欲减低甚至早萎。
  • 不寻常的神经系统问题如:晕眩、忧郁或易怒。
  • 反覆性的消化系统问题如:便秘、腹泻和腹痛。

 

如有以上症状,应考虑是否有念珠菌感染;如果他们的夫人或性伴侣有念珠菌问题,即使他们看来没有症状,可能也被感染。

 

同时影响两性的菌问题

将近五十年前,克汝科医师曾接触一位十二岁的少年,他的症状是慢性疲劳、晕眩、头痛和其他问题,母亲不让他喝牛奶後,症状就减轻了。克汝科医师因此发现饮食引起的晕眩不适症,帮助许多疲惫的小病人改善饮食,而解决了他们的头痛、肌肉酸痛等病痛。後来他受到楚思医师的启发,开始运用抗鰴菌素和无糖特殊饮食的双线治疗,解决许多病人晕眩、头痛、忧郁症、肌肉酸痛、记忆衰退等症。综合病人的病历史,他发现病人抱怨最多的是晕眩,再来是头疼,忧郁第三。以下探讨同时会出现两性身上的鰴菌问题。

 

  • 慢性疲劳症候群(Chronic Fatigue Syndrome — CFS)在八十年代开始受到医学界的注意,但是到目前为止,科学家尚未找到一个确定的原因或病毒是引起慢性疲劳症候群的元凶,仅知道除了病毒、基因(未得到证实)和 环境毒素外,还有抗生素、避孕药、电磁场及饮食等因素也须考虑进去,其中有近一半的病人在遇到压力、荷尔蒙变化或手术、感染时,病徵会复发。然而有越来越多的医师发现,如果使用抗鰴菌素和饮食的控制,病人的反应良好。克汝科医师曾医治过一位青少女,由於长期使用四环素治疗青春痘而发展出慢性疲劳症候群,导致无法上学。他让她服用抗鰴菌素、避免糖分及乳制品的特别饮食,短时间内少女康复了。

 

  • 纤维肌肉痛症候群(Fibromyalgia Syndrome–FMS)也是和慢性疲劳症候群一样让医学界无解的神秘病症,好发於中、壮年人,百分之九十为女性,病人多感晕眩、无精打采、懒散、腹胀、胀气、记忆衰退、注意力不集中、头痛、肌肉疼痛等症,而且每个人的症状比例多少不同,近年则和慢性疲劳症候群被主流医学归类於自体免疫疾病种类。

 

巧的是约百分之二十五的FMS患者也同时受扰於膀胱炎或反覆性膀胱内膜组织炎;且多达百分之七十的FMS病人也患有肠易感症候群(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又一个以症候群为名的怪病。克乳科医师和许多专精FMS的医师认为其与慢性疲劳症候群两者通常与鰴菌有关,若投以抗鰴菌素和严格的饮食控制,病情多半好转。

 

  • 头痛是现代人常见的症状,当然不是只有一个原因引起的,但是鰴菌会使头痛更加剧烈。原来,鰴菌的醣代谢过程中会产生乙醇和乙醛,後者对脑组织的伤害是前者的六倍;如果病人有「肠漏症(Leaky Gut)」的话,消化不完全的代谢物,例如:牛奶的酪缩氨酸和面筋缩氨酸等,便通过危脆多孔的肠黏膜,进入血液流到脑部,引起头痛,这些病历在自闭症儿童身上很普遍;又再加上一百多种鰴菌毒素也会流进血液,使病情更加复杂。

 

  • 气喘及过敏似乎是现代人避免不了的问题,曾经有人说,没有过敏的人到美国会渐渐得到花粉热或乾草热,如果过了十五年没有中到花粉热的奖,就不会得到。虽然说得没有根据,但却有许多人在春秋两季泪眼汪汪、鼻涕纵横、鼻塞喉搔;或者双眼痒得快揉瞎了,或喷嚏打个不停等等;而气喘更是毫无预警的出现。到医师诊所做的最多的就是过敏元测试,服用的喷剂或药物也以抗过敏机制为主,如果使用类固醇,所引发的後遗症更是无法预料。这两者也会与鰴菌有关吗?

 

克汝科医师在一九六○年的医学文献发现念珠菌与气喘的关系,但没有引起过敏专家的青睐,直到最近二十年才有越来越多的报告出炉,证明长期服用抗生素与类固醇有可能引发气喘,其元凶就是念珠菌;而运用抗鰴菌素治疗气喘则有高治愈率。

 

弗来德。佩斯卡多(Dr. Fred Pescatore)医生在他的著作『过敏与气喘的痊愈-完全营养疗法(The Allergy and Asthma Cure- A Complete 8-Step Nutritional Program)』中描述,对他的气喘或过敏病人除了标准的食物过敏元免疫测试外,一律加做念珠菌抗原测试及问卷调查。由此他可以厘清病人的症状与鰴菌的关联。他发现许多过敏及气喘病人与鰴菌有关联,而且与食物过敏或不耐症又有很大的关联,若能从病历史着手,分清楚过敏与气喘,并经由其设计的营养疗法,他们的病情都能得到改善甚至痊愈。

 

气喘与过敏在医学上有明显的区别,有趣的是它们与鰴菌有不可分的关联,其中详情则是另一个话题,不在本篇探讨范围之内。

 

  • 另一个越来越多的例子即是多种化学物质过敏症,是现代文明社会的产物。在主流医学治疗过程中,除了避免接触过敏化学物外,能再加上清除鰴菌疗法和饮食疗法,对病情控制有意想不到的成效。

 

  • 多发性硬化症病人巴比在一九八二年找到克汝科医师治疗,克汝科医师经由问卷发现巴比与鰴菌有极强的关联,於是建议他采用抗鰴菌疗程,结果巴比的病情马上得到改善。之後他与神经学家史考特。黑施(Dr. R. Scott Heath)合作一项多发性硬化症与鰴菌的研究,加上後来黑施医生陆续做的研究,他们发现多发性硬化症的病人不管有没有脑部黑点(spots),病人对抗鰴菌素的治疗反应良好。初期的病人身体会产生抗神经纤维鞘抗体(Antibody to Myelin Oligoendrocyte glycoprotein- MOG),有趣的是,念珠菌的细胞壁与人体的神经纤维鞘醣蛋白有交叉反应,很有可能身体的抗体将此两者看成一样的东西而挥军攻击。近代医学界已有人将多发性硬化症归类为自体免疫疾病的一种。

 

  • 如果多发性硬化症与念珠菌细胞壁有雷同而引发身体抗体作用,自体免疫疾病可能也有类似情形吧!虽然自体免疫疾病如:红斑性狼疮、克容氏病(Crohn’s disease)、重肌无力症、类风湿关节炎、纤维肌肉痛症候群等发生的原因不明,但是他们与鰴菌的关联可以从施以抗鰴菌素及饮食避开有利鰴菌的食物导致病情好转得到证明。因此有些专家一定会在诊疗时,将鰴菌考虑进去。虽然鰴菌不是自体免疫疾病的元凶,但称为帮凶绝不为过。 (下期待续)